常识坊-常识网
常识网 > 常识语 > 文章 >

关于父亲的文章

2019-11-02>>来源:常识坊整理

 

关于父亲的文章

目录

一、关于父亲的文章
二、关于父亲的散文
三、有关父亲的散文

关于父亲的文章

1、墙角里的父爱

      帮老乡大将搬家。在整理一堆旧书籍的时候,大将蹲在地上呜呜大哭起来。墙角里的父爱  大将打开的是一个笔记本,上面记着日常开支,一笔一笔,清晰到一块钱的早餐,三块钱的午餐。稍后,大将给我讲了关于他和父亲的一段往事。

 

      大将的家在徐州乡下的一个村子里,在他的记忆里,父亲一直在徐州火车站附近打短工,难得回家一次。大将考上西安的一所大学时,父亲从银行取出一包钱,一张一张沾着口水数,数了一次又一次。

 

      大一的时候,大将迷上了网络游戏,经常整晚耗在校外的网吧里。他虽然感觉到有些虚度光阴,但身边的同学们都差不多,不是打球,就是看电影,或者上网打游戏,大将也就释然了。暑假回家,大将在村里待了几天,感觉特别无聊,就忐忑地对父亲提出,想去他那里玩几天。至少那里有网吧!父亲竟然破天荒地答应了。

 

      远远地,大将就看到父亲等在火车站的出口。经过一年大学生活的洗礼,大将第一次感觉父亲在人群中是那么扎眼――衣服破旧,还宽大得有些不合身。他提醒父亲,衣服太旧了。父亲说,出力干活的,又不是坐办公室,穿那么新干吗?他又说,那也太大了啊。父亲又说,衣服大点,干活才能伸展开手脚,不然,一伸手,衣服就撕破了。

 

      让大将没有想到的是,在2003年,月入就有四千多元的父亲,竟然住在一栋民房的阁楼里,只有六七平方米。除了一张铁架床之外,还有个放洗脸盆的木架子,那个多处掉瓷的搪瓷盆上,搭着一条看不出本色的旧毛巾……大将一直以为,父亲在城里过的是很舒服的日子,没想到竟是这样清苦。父亲把大将带回住处,就说:“你坐着,我要去忙活了。”说着,就咚咚咚下楼走了。大将坐不下去,就悄悄地关上门,下楼,跟在父亲身后,他想看看父亲是做什么的。

 

      七弯八拐,大将跟随父亲来到了徐州冷库。那儿聚集着十多个跟父亲差不多的人,有的推着推车,有的拿着扁担,大将看到父亲从门卫那里推出了自己的手推车。正在这时,一辆大货车进入大院,父亲和大伙一起,跟在车后拥了进去。几分钟后,大将看到了父亲,他弓着腰扛着大大的纸箱,走几步,停一下,用系在手腕处的毛巾擦额头的汗,再前行几步,把背上的纸箱放到手推车上,接着又奔向大货车,几秒钟后,又弓着腰扛来一个纸箱。如此反复七次之后,父亲推着那辆车向冰库走去,弓着腰,双腿蹬得紧紧的,几十米外的大将甚至看得到父亲腿上的青筋。

 

      原来父亲赚的是血汗钱!大将惆怅不已。他向门卫打听,搬一次货,能有多少钱?门卫告诉他,五毛钱一箱。大将在心里算了一下,父亲一次运了七箱,赚三块五毛钱。大将当天下午就回了家。他不再想着上网了,他的眼前总是晃动着父亲暴着青筋的腿。他还算了算,自己在网吧浪费了多少父亲的汗水。

 

      大将返校的时候,父亲又从银行里取出厚厚的一沓钱,数了又数,交给大将。大将数了一下,说,“这学期时间短,有两千就够了。”说着,分出一半,留给父亲。这一天,大将下决心做个好儿子,做个好学生。

 

      但他的这种想法,很快成为过眼云烟。当那些旧日的玩伴又吆喝着去网吧,当他有意无意地看到魔兽游戏图案,他内心里总是忍不住躁动。终于,他又一次走进了网吧。国庆节的时候,室友们组织去K歌,去酒吧,还去洗了桑拿。从家里带来的两千块钱,到十月底就没有了。大将给妈妈打电话,说前段时间生了一场病,带来的钱花完了。

 

      第三天下午,西安突然降温,正在宿舍里和同学打牌的大将接到电话,说校门口有人找他。大将跑到校门口,看到了父亲。五十多岁的父亲,像个七十岁的老人,老态龙钟,一脸的疲惫,身上背着一床棉絮。大将把父亲带入校园里,才小声问他:“你怎么来了,我给妈留了账号,你把钱打入那个卡上就行了。你跑这么远,还背着这个东西,又辛苦,又浪费钱。”。

 

      父亲讨好地对他笑着,说:“听你妈说,你前段时间病了,现在怎么样了,好了没?要吃好点,照顾好自己,你不用担心生活费,只要你能吃出好身体,学出好成绩,就是再多的生活费,你爸也掏得起。天冷了,这是你妈妈用自己种的棉花给你做的棉胎。”大将嗫嚅着说:“已经……好了……”

 

      在通往教学楼的路上,父亲说:“看到你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把生活费给你,我就回去。不影响你。”大将接过父亲递过来的钱,正想说带父亲到学校的招待所住,父亲又说了,“再有两个月就放寒假了吧?我这次给你带了三千块,你刚生病,要吃好点,把身子养壮点,才能有精力上好学。”父亲止住脚步,“你回去吧!”

 

      大将知道父亲的脾气,就不再说什么。他走出不远,回头的时候,发现父亲还站在原地,朝他挥手。他想起读高中的时候,每次父亲送他去县城的学校,都是这个场景,泪就溢满了眼睛。

 

      干瘪的钱包终于鼓了起来,一周不见的魔兽又在呼唤大将。晚饭过后,大将又去了校外的网吧。五个小时的凶猛厮杀之后,大将要回宿舍了。和往常一样,他又来到了校外的一棵大榕树下,从那儿翻墙进校。

 

      就在他翻上墙头的那一刻,他的心一下子疼了起来!昏黄的路灯,照着他的父亲,他偎在那个墙角,身下垫着不知从哪里拣来的破纸箱。此刻,他正把身上的棉衣裹了又裹,而自己高中时围过的围巾,紧紧地缠在父亲头上。

 

      大将说到这里,又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哭了好一会儿,大将又接着说:“后来我妈告诉我说,我爸听说我病了,就不顾一切地要来看我,买不到座位票,又舍不得买卧铺,站了二十多个小时来到西安。为了省下住宿的钱,在我们学校的墙角下蹲了一夜……我在电话这头就哭,在妈妈告诉我之前,我一直装作不知道。因为我知道父亲的固执,我那时就是叫醒他,他也会坚持着在那里。我悄悄回了宿舍,可我的心里却一直疼着,想到他裹紧衣服的动作,我就心疼。我连夜把所有的关于游戏的账号全部删掉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进过网吧,再也不浪费一分钱。也就是从那一天起,我准备了这个记账本,开始把以前落下的学业一点点补回来。”我以前一直以为是他命不好,没有享受生活的福气。经过那件事情,我才知道,不是他没有福,而是他习惯了把一切享受给予他儿子……他从十七岁开始在那个冰库做事,一直做到去年春天。”大将说不下去了。

 

      我知道,大将的父亲于去年春天去世了,给大将留下了三十七万元的存款。大将的父亲是许多贫困父亲的缩影,深沉而又无私的爱。所幸的是,他的孩子看到了墙角的父亲,而我知道,还有很多孩子想不到,也看不到墙角里的爱。

2、请放下手机, 就一会儿…

      请放下手机,就一会儿……。你年迈的父亲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你放假回家,但好几天了,你总埋头于手机,对于父亲的问话,你只是简单地“嗯嗯”,再没有多出的话语。你很忙吗?你在忙什么?以前那个亲热的孩子哪去了?年迈的父亲可怜巴巴地望着你,苦苦地等待着……。

 

      请放下手机,就一会儿……。你白发苍苍的母亲千等万等,终于等到你匆匆归家的身影。今天工作忙吗?累不累?客厅里满满是你母亲的关心。可你无暇顾及,手机里有太多的精彩将你吸引。母亲单调的话语只是窗口飘进来的风,悄无声息从你眼前拂过,你头都没抬,只是“嗯”了一声,算是回应。把太多的迷惑和失落留给母亲……。

 

      请放下手机,就一会儿……。孩子已等你几个小时,想在你怀里撒撒娇,跟你亲热亲热。可你给她一个程序式的拥抱后说:自己玩去。又玩你的手机,留下委屈的孩子,一如漫画里那个可怜的小女孩,呆呆地望着手握手机的爸爸妈妈,哭丧着脸说:我的爸爸妈妈让手机抓走了……。

 

      请放下手机,就一会儿……。同学间难得一聚,相别几年,本该有太多的话语,但手机里微信群更热闹,你放不下,所以,对着几年不见的同学,你便捷的沟通是“呵呵”,和一个定格的表情。聚会于你,平静如水……。

 

      请放下手机,就一会儿……。难得休假,难得见到如此秀丽的风景,可你忙于手机拍照,不停地变换着姿势,追求着美,但美的焦点不在景,而在人。你在旅游中快乐着拍照,骄傲着倩影。旅游的收获,就是手机里的照片,别问美在哪?感受如何?……。

 

      请放下手机,就一会儿……。不要把你的生活都往手机上塞,秀恩爱,炫富,显摆……。没有那么多人关注你,你自以为得意的照片和文字,或许是他人的累赘……。请放下手机,就一会儿……。不要如此“挤海绵”般玩手机,路面坎坷不平,还有车子川流不息,那些边走边看手机的悲剧难道还惊醒不了你?还是你压根不当回事?……。请放下手机,就一会儿……。只要现实的你和我笔下的“你”对碰到一起,请你放下手机,该听的听,该看的看,不依恋,不痴迷。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在你身边,你却在看手机。

 

      请挤出点时间,多陪亲人聊聊,一点一点地,去累积你的亲情,去尽你为人子女,为人父母的职责。也多一点时间与朋友面对面沟通,心与心互动;多一点时间亲近自然,享受自然;多一点时间看书;多一点时间思考。放下手机,风景很美,爱很温馨!


有名的关于父亲的散文
1、背影--朱自清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 。
 

      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籍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父亲说:“事已如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回家变卖典质,父亲还了亏空;又借钱办了丧事。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惨淡,一半为了丧事,一半为了父亲赋闲。丧事完毕,父亲要到南京谋事,我也要回北京念书,我们便同行。
 

      到南京时,有朋友约去游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须渡江到浦口,下午上车北去。父亲因为事忙,本已说定不送我,叫旅馆里一个熟识的茶房陪我同去。他再三嘱咐茶房,甚是仔细。但他终于不放心,怕茶房不妥贴;颇踌躇了一会。其实我那年已二十岁,北京已来往过两三次,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了。他踌躇了一会,终于决定还是自己送我去。我再三劝他不必去;他只说:“不要紧,他们去不好!”
 

      我们过了江,进了车站。我买票,他忙着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脚夫行些小费才可过去。他便又忙着和他们讲价钱。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就送我上车。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一张椅子;我将他给我做的紫毛大衣铺好座位。他嘱我路上小心,夜里要警醒些,不要受凉。又嘱托茶房好好照应我。我心里暗笑他的迂;他们只认得钱,托他们只是白托!而且我这样大年纪的人,难道还不能料理自己么?唉,我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太聪明了!
 

      我说道:“爸爸,你走吧。”他往车外看了看说:“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看那边月台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等着顾客。走到那边月台,须穿过铁道,须跳下去又爬上去。父亲是一个胖子,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我本来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让他去。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我再向外看时,他已抱了朱红的橘子往回走了。过铁道时,他先将桔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橘子走。到这边时,我赶紧去搀他。他和我走到车上,将橘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于是扑扑衣上的泥土,心里很轻松似的。过一会说:“我走了,到那边来信!”我望着他走出去。他走了几步,回过头看见我,说:“进去吧,里边没人。”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来了。
 

      近几年来,父亲和我都是东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谋生,独立支持,做了许多大事。哪知老境却如此颓唐!他触目伤怀,自然情不能自已。情郁于中,自然要发之于外;家庭琐屑便往往触他之怒。他待我渐渐不同往日。但最近两年不见,他终于忘却我的不好,只是惦记着我,惦记着我的儿子。我北来后,他写了一信给我,信中说道:“我身体平安,惟膀子疼痛厉害,举箸提笔,诸多不便,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我读到此处,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

2、台阶--李森祥

      父亲总觉得我们家的台阶低。
 

      我们家的台阶有三级,用三块青石板铺成。那石板多年前由父亲从山上背下来,每块大约有三百来斤重。那个石匠笑着为父亲托在肩膀上,说是能一口气背到家,不收石料钱。结果父亲一下子背了三趟,还没觉得花了太大的力气。只是那一来一去的许多山路,磨破了他一双麻筋草鞋,父亲感到太可惜。那石板没经石匠光面,就铺在家门口。多年来,风吹雨淋,人踩牛踏,终于光滑了些,但磨不平那一 颗颗硬币大的小凹。台阶上积了水时,从堂里望出去,有许多小亮点。天若放晴,穿堂风一吹,青石板比泥地干得快,父亲又用竹丝扫把扫了,石板上青幽幽的,宽敞阴凉,由不得人不去坐一坐,躺一躺。 母亲坐在门槛上干活,我就被安置在青石板上。母亲说我那时好乖,我乖得坐坐就知道趴下来,用手指抓青石板,划出细细的沙沙声,我就痴痴地笑。我流着一大串涎水,张嘴在青石板上啃,结果啃了一嘴泥沫子。 再大些,我就喜欢站在那条青石门槛上往台阶上跳。先是跳一级台阶,蹦、蹦、蹦!后来,我就 跳二级台阶,蹦、蹦!再后来,我跳三级台阶,蹦!又觉得从上往下跳没意思,便调了个头,从下往上跳,啪、啪、啪!后来,又跳二级,啪、啪!再后来,又跳三级,啪!我想一步跳到门槛上,但摔了一大跤。父亲拍拍我后脑勺说,这样是会吃苦头的!
 

      父亲的个子高,他觉得坐在台阶上很舒服。父亲把屁股坐在最高的一级上,两只脚板就搁在最低的一级。他的脚板宽大,裂着许多干沟,沟里嵌着沙子和泥土。父亲的这双脚是洗不干净的,他一般都去里洗,拖着一双湿了的草鞋唿嗒唿嗒地走回来。大概到了过年,父亲才在家里洗一次脚。那天,母亲就特别高兴,亲自为他端了一大木盆水。盆水冒着热气,父亲就坐在台阶上很耐心地洗。因为沙子多的缘故,父亲要了个板刷刷拉刷拉地刷。后来父亲的脚终于洗好了,终于洗出了脚的本色,却也是黄几几的,是泥土的 颜色。我为他倒水,倒出的是一盆泥浆,木盆底上还积了一层沙。父亲说洗了一次干净的脚,觉得这脚轻飘飘的没着落,踏在最硬实的青石板上也像踩在棉花上似的。
 

      我们家的台阶低!父亲又像是对我,又像是自言自语地感叹。这句话他不知说了多少遍。在我们家乡,住家门口总有台阶,高低不尽相同,从二三级到十几级的都有。家乡地势低,屋基做高 些,不大容易进水。另外还有一说,台阶高,屋主人的地位就相应高。乡邻们在一起常常戏称:你们家的台阶高!言外之意,就是你们家有地位啊。
 

      父亲老实厚道低眉顺眼累了一辈子,没人说过他有地位,父亲也从没觉得自己有地位。但他日夜盼着,准备着要造一栋有高台阶的新屋。
 

      父亲的准备是十分漫长的。他今天从地里捡回一块砖,明天可能又捡进一片瓦,再就是往一个黑瓦罐里塞角票。虽然这些都很微不足道,但他做得很认真。于是,一年中他七个月种田,四个月去山里砍柴,半个月在大溪滩上捡屋基卵石,剩下半个月用来过 年、编草鞋。大热天父亲挑一担谷子回来,身上着一片大汗,顾不得揩一把,就往门口的台阶上一坐。他开始“磨刀”。“磨刀”就是过烟瘾。烟吃饱了,“刀”快,活做得去。
 

      台阶旁栽着一棵桃树,桃树为台阶遮出一片绿阴。父亲坐在绿阴里,能看见别人家高高的台阶,那里栽着几棵柳树,柳树枝老是摇来摇去,却摇不散父亲那专注的目光。这时,一片片旱烟雾在父亲头上飘来 飘去。
 

      父亲磨好了“刀”。去烟灰时,把烟枪的铜盏对着青石板嘎嘎地敲一敲,就匆忙地下田去。
 

      冬天,晚稻收仓了,春花也种下地,父亲穿着草鞋去山里砍柴。他砍柴一为家烧,二为卖钱,一元一担。父亲一天砍一担半,得一元五角。那时我不知道山有多远,只知道鸡叫三遍时父亲出发,黄昏贴近家门口时归来,把柴靠在墙根上,很疲倦地坐在台阶上,把已经磨穿了底的草鞋脱下来,垒在门墙边。一个冬天下来,破草鞋堆得超过了台阶。
 

      父亲就是这样准备了大半辈子。塞角票的瓦罐满了几次,门口空地上鹅卵石堆得小山般高。他终于觉得可以造屋了,便选定一个日子,破土动工。造屋的那些日子,父亲很兴奋。白天,他陪请来的匠人一起干,晚上他一个人搬砖头、担泥、筹划材料,干到半夜。睡下三四个钟头,他又起床安排第二天的活。我担心父亲有一天会垮下来。然而,父亲的 精力却很旺盛,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在屋场上从这头走到那头,给这个递一支烟,又为那个送一杯茶。终于,屋顶的最后一片瓦也盖上了。接着开始造台阶。 那天早上父亲天没亮就起了床,我听着父亲的脚步声很轻地响进院子里去。我起来时,父亲已在新屋门口踏黄泥。黄泥是用来砌缝的,这种黏性很强的黄泥掺上一些石灰水豆浆水,砌出的缝铁老鼠也钻不开。那时已经是深秋,露水很大,雾也很大,父亲浮在雾里。父亲头发上像是飘了一层细雨,每一根细发都艰难地挑着一颗乃至数颗小水珠,随着父亲踏黄泥的节奏一起一伏。晃破了便滚到额头上,额头上一会儿 就滚满了黄豆大的露珠。等泥水匠和两个助工来的时候,父亲已经把满满一凼黄泥踏好。那黄泥加了石灰和豆浆,颜色似玉米,红中透着白,上面冒着几个水泡,被早晨的阳光照着,亮亮的,红得很耀眼。
 

      父亲从老屋里拿出四颗大鞭炮,他居然不敢放,让我来。我把火一点,呼一声,鞭炮蹿上了高空,稍停顿一下便掉下来,在即将落地的瞬间,啪那条红色的纸棍便被炸得粉碎。许多纸筒落在父亲的头上肩膀上,父亲的两手没处放似的,抄着不是,贴在胯骨上也不是。他仿佛觉得有许多目光在望他,就尽力把胸挺得高些,无奈,他的背是驼惯了的,胸无法挺得高。因而,父亲明明该高兴,却露出些尴尬的笑。 不知怎么回事,我也偏偏在这让人高兴的瞬间发现,父亲老了。糟糕的是,父亲却没真正觉得他自己老,他仍然和我们一起去撬老屋门口那三块青石板,父亲边撬边和泥水匠争论那石板到底多重。泥水匠说 大约有三百五十斤吧,父亲说不到三百斤。我亲眼看到父亲在用手去托青石板时腰闪了一下。我就不让他 抬,他坚持要抬。抬的时候,他的一只手按着腰。 三块青石板作为新台阶的基石被砌进去了。父亲曾摸着其中一块的那个小凹惊异地说,想不到这么深了,怪不得我的烟枪已经用旧了三根呢。 新台阶砌好了,九级,正好比老台阶高出两倍。新台阶很气派,全部用水泥抹的面,泥瓦匠也很用心,面抹得很光。父亲按照要求,每天在上面浇一遍水。隔天,父亲就用手去按一按台阶,说硬了硬了。再隔几天,他又用细木棍去敲了敲,说实了实了。又隔了几天,他整个人走到台阶上去,把他的大脚板在每个部位都踩了踩,说全冻牢了。
 

      于是,我们的家就搬进新屋里去。于是,父亲和我们就在新台阶上进进出出。搬进新屋的那天,我真想从台阶上面往下跳一遍,再从下往上跳一遍。然而,父亲叮嘱说,泥瓦匠交代,还没怎么大牢呢,小心些才是。其实,我也不想跳。我已经是大人了。而父亲自己却熬不住,当天就坐在台阶上抽烟。他坐在最高的一级上。他抽了一筒,举起烟枪往台阶上磕烟灰,磕了一下,感觉手有些不对劲,便猛然愣住。他忽然醒悟,台阶是水泥抹的面,不经磕。于是 ,他就憋住了不磕。正好那会儿有人从门口走过,见到父亲就打招呼说,晌午饭吃过了吗?父亲回答没吃过。其实他是吃 过了,父亲不知怎么就回答错了。第二次他再坐台阶上时就比上次低了一级,他总觉得坐太高了和人打招呼有些不自在。然而,低了一级他还是不自在,便一级级地往下挪,挪到最低一级,他又觉得太低了,干脆就坐到门槛上去。但门槛是母亲的位置。农村里有这么个风俗,大庭广众之下,夫妇俩从不合坐一条板凳。
 

      有一天,父亲挑了一担水回来,噔噔噔,很轻松地跨上了三级台阶,到第四级时,他的脚抬得很高,仿佛是在跨一道门槛,踩下去的时候像是被什么东西硌了一硌,他停顿了一下,才提后脚。那根很老的毛竹扁担受了震动,便“嘎叽”地惨叫了一声,父亲身子晃一晃,水便泼了一些在台阶上。我连忙去抢父亲的担子,他却很粗暴地一把推开我:不要你凑热闹,我连一担水都挑不动吗!我只好让在一边,看父亲把水挑进厨房里去。厨房里又传出一声扁担沉重的叫声,我和母亲都惊了惊,但我们都尽力保持平静。等父 亲从厨房出来,他那张古铜色的脸很像一块青石板。父亲说他的腰闪了,要母亲为他治治。母亲懂土方,用根针放火上烧一烧,在父亲闪腰的部位刺九个洞,每个洞都刺出鲜红的血,然后拿出舀米的竹筒,点个火在筒内过一下,啪一声拍在那九个血孔上。第二天早晨,母亲拔下了那个竹筒,于是,从父亲的腰里流出好大一摊污黑的血。这以后,我就不敢再让父亲挑水。挑水由我包了。父亲闲着没什么事可干,又觉得很烦躁。以前他可以在青石台阶上坐几个小时,自那次腰闪了之后,似乎失去了这个兴趣,也不愿找别人聊聊,也很少跨出我们家的台阶。偶尔出去一趟,回来时,一副若有所失的模样。
 

      我就陪父亲在门槛上休息一会儿,他那颗很倔的头­埋在膝盖里半晌都没动,那极短的发,似刚收割 过的庄稼茬,高低不齐,灰白而失去了生机。好久之后,父亲又像问自己又像是问我:这人怎么了?怎么了呢,父亲老了。


有关父亲的散文
1、握住父亲的手

      我们的眼睛总是望向远方,去追寻,去探索,去寻找新的美景。可是,我们何曾低头看看,那位弯着腰,低着头的铺路人?我们何曾轻轻地弯下自己挺直的脊梁,放低高昂的头,伸出细嫩的手,轻轻握住他那布满细薄茧子的大手?

 

      我踮起脚,昂起头,努力地在这苍茫人间,寻找一丝温暖。我踏着地上平整而洁白的砖块,蓦地低头,却望见父亲那历经沧桑的背影。我似乎从未仔细看过父亲的脸。

 

      一周仅有两天的全家相聚时光,他仍有一半时间在外奔波,另一半,却是在电脑前。我不知道电脑里究竟有些什么,能让父亲如此着迷,连儿子都不顾。我不言,父亲不语。于是,一层厚厚的隔膜,渐渐地横亘在父子之间。

 

      直到那天,也许是母亲貌似玩笑的那句话,“你没发现吗?你的儿子似乎有点‘嫌弃’你哦。”后来,母亲告诉我,父亲在书房愣了很久,轻轻地说:“这么快,儿子就长大了!”父亲离开了他的电脑,来到我的面前。他一个人说了很多话,我一直沉默。

 

      原来,电脑不过是父亲获取资讯的工具,他志在千里,仍怀着进取之心,他想体现他的人生价值,他要为家人博取更好的生活环境。他说:“爸爸错过了你的童年,不会再错过你的少年、青年、中年,以后你的每一次成长,必有我的陪伴”。

 

      我在寻找自己的天地,而通向这片天地的坦途,正是父亲含辛茹苦,历经沧桑换来的。他的娓娓话语中,处处透着一丝悲伤,一种不被理解的痛苦。我直视着他的眼睛,看着他那饱经世事的脸,一阵暖流流过脸颊,流进嘴里,苦涩、辛酸,触发味蕾,触动心田。我安然握住父亲的手,他用力反握,暖暖的,从手掌传遍全身。我环顾四周,仍是苍茫世界,一片绿色草地中,夹杂着几朵不名野花,父亲在身前挺立,手指向远方的彩虹,带我走向璀璨的未来。

2、父亲的目光

      一种不可躲避的目光,一步一步,紧紧地注视着我,像阳光,很温暖,又像乌云,很沉重,这便是父亲的目光。在我的印象里,父亲很幽默,爱笑。他是一位憨厚质朴的农民,爱抽烟喝酒,笑起来就露出几颗熏黄发黑的门牙,硬邦邦的胡子,仿佛也是被烟熏过的黄土似的皮肤,总是微笑地看着他身边的每一个人。

 

      我第一次当上了班干部,一个小小的芝麻官。当爸爸知道后,他先是点起了一支烟,然后静静地听我讲,爸爸深邃的眼眶里露出惊喜慈祥的目光,乐呵呵地望着我,就连那点燃的烟也像眼睛似的,一闪一闪地发出红红的光,烟雾在屋里快乐地游动着,包围着我和爸爸,还有爸爸那充满期待的目光。

 

      炎热的夏季,知了在树上急促地鸣叫,使人烦闷不堪。“砰!砰!砰!开门呀!”爸爸有气无力地喊着,我赶紧跑下来为爸爸开门。爸爸扛着锄头,大汗淋漓。他气喘吁吁地走进家门。我赶紧接下晒得发烫的锄头。爸爸抓紧他的毛巾,先擦了擦全身的汗,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又抽起他的烟来。我端来一杯凉茶,爸爸又微笑地看着我,意味深长地说:“你已经长大了,应该多学点东西,你要好好学习呀……”爸爸讲了许多他小时候成长的艰苦事情。看着爸爸那忧郁、期待的眼神,我感觉到我的担子真的很重。

 

      爸爸喜欢看我写的作文或日记,但我总是藏着。到了藏不住的那一天,他轻轻地走到我的旁边。“他肯定又要翻我的东西了。算了,看就看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想。果然,他翻到了我的作文本,正准备打开,我想阻止,但是没有。他的行动又出乎我的意料。他翻开后又合上了,看着我在一边乱成一团,他像抚爱小宠物似的,一本一本的把书本拿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又一本一本地堆好,放在我的旁边。看着平时粗俗的爸爸,今天竟然这样一丝不苟地整理我的书本,我的心触电了,一颤一颤的。爸爸用那粗糙的大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心,那饱经风霜的脸刻出了许多“新”的皱纹,亲切地对我说:“认真做作业,好好学习。”他慢慢地点燃了一支烟,慈祥微笑地看着我,走开了。

 

      窗外下起了蒙蒙细雨,树枝上萌发了一缕新绿,小草微微探出尖尖的脑袋,屋里没有一点烟味,这又使我想起了父亲那双充满期待的慈祥的目光,让我的心灵充满了阳光,同时也让我感到倍加的沉重。

 

      哦,我知道了,父亲那双眼睛会说话,我读懂了父亲那慈祥的目光。


3、父亲的坚持

      走过了许多个风风雨雨的春夏秋冬,回首遥望一切,我虽平凡,但是我很满足,因为我拥有了一个完完整整的家。

 

      在周六的一天中,我情不自禁的拿起笔想写点东西,却不知道要写些什么最好。突然看到父亲正在做饭,我想写写父亲。可是,却不知道要写父亲的什么事,也许父亲太平凡了,平凡得让我有时会忘记他的存在。直到今天,我才真正地注视过父亲,才让我真正想起身边忙碌的父亲。

 

      父亲是这个家的经济支柱,每天都辛苦的去打工,常常没有时间过问我,但我从未抱怨过,因为我知道父亲是最疼爱我的人。

 

      时间的推移,岁月的沧桑夺走了属于父亲的青春年华,馈赠于父亲的是粗糙的双手和佝偻的背,可我认为父亲却是风雨中的那岿然不动的巨人,像是那黄土高原上那笔直的白杨永远屹立,永远挺拔。

 

      可是在一次意外中,父亲受了重伤,眼看父亲快没得救了,我在一旁大声哭泣。面对着父亲那苍老的脸,我心疼极了,拉着父亲的手不停地默默念着:不要,不要,如果没有了您,我该怎么办?

 

      不久,父亲终于慢慢苏醒了过来,看着父亲,心里兴奋不已,我想:应该是父亲在昏迷中听到了我说的话,所以才坚持让自己勇敢地活了下来。当我再一次去医院看望父亲时,父亲用温和的语气告诉我:“他听到了我说的话,所以用一颗坚持的心在斗争,争取让自己活下来。”听到父亲说的话,我哭了。想到父亲一颗坚持的心,也让我们感到了有一种安全感。

 

      父亲出院后,每天清晨都很早就出去锻炼。一天清晨,从外面传来一阵笛声将我从梦中惊醒,父亲从外面回来站在门外,风吹乱了父亲的头发,我跑过去抱着父亲哭了,不过我那是因为高兴而哭的。

 

      父亲好了以后,又开始了忙碌的生活,同样没有时间过问我,但是我学会了在无声中享受,享受着家的温暖。其实父亲并非不理我,而是他用一种小心的爱呵护着我,他爱得深沉,爱得永恒。许多年的逝去,却造就了一个成熟的我,因为我懂得怎样去爱,爱家中的每一个人,也懂得去享受,享受着每个人对我的爱。父亲的坚持,虽然平凡,但是却让我感到了满足。


好文章摘抄

好文章摘抄:生活是镜子,你笑它才笑 生活从来就是公平的,我们给生活什么,生活就会还给我们什么。你对它哭,它就对你哭;你对它笑,它便对你笑!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生活

时间:11-01

儿歌三百首文章

《西游降魔篇》儿歌三百首 篇一:《帝之氓》 立我烝民,莫匪尔极。不识不知,顺帝之则。 孰为我巳,孰(厘)我载。茫茫九有,莫知其界。 (月将升,日将没。檿弧箕服,)实

时间:11-01

经典文章

经典文章 经典亲情文章 1.难忘的母爱 小时候,我可以在母亲的背上无忧无虑的长大,是母亲编织了女儿的梦,点燃了心中那盏灯,伴我走过人生那坎坷的路程。我想不起病重的母

时间:11-02

一门父子三词客 千古文章四大家

一门父子三词客 千古文章四大家 一门父子三词客:苏洵、苏轼、苏辙。 苏辙:(1039年3月18日 [1] 1112年10月25日 ),字子由,一字同叔 ,晚号颍滨遗老,眉州眉山(今属四

时间:11-01

人情练达即文章

人情练达即文章 人情练达即文章出自 这是出自《红楼梦》的一句话,很是经典。 解释这一句:就是把人情世故彻底弄明白、并且应付自如就是学问、就是本事。 深入解析:世事洞

时间:11-01

乌有之乡最新文章

《问题疫苗》的根本问题是什么?

时间:11-01

江南三大名楼

江南三大名楼指的是:江西南昌的滕王阁、湖北武汉的黄鹤楼,湖南岳阳的岳阳楼。作为中国古代中华民族传统建筑艺术独特风格和辉煌成就的杰出代表,象征着中华文明五千年积淀

时间:10-12

新美容养颜策略,从根本上保养肌肤的

美白嫩肤是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个话题,特别是对于爱美的女性朋友们来说,一白遮三丑的理念已经在心中根深蒂固,都想要自己能够拥有白嫩的肌肤,其实现在各种各样的美白

时间:05-03

上古十大魔神排行

上古十大魔神 一、蚩尤 1、简介 蚩尤,是上古时代九黎氏族部落联盟的首领,骁勇善战,相传是牛图腾和鸟图腾氏族的首领,有兄弟八十一人(约81个氏族部落),个个本领非凡,

时间:07-09

日本三大妖怪

日本三大妖怪是流传于日本民间,对众多妖怪中名副其实的三大上位妖怪的称呼。但是关于三大妖怪有不同的说法。

时间:10-03

上古十大妖女

上古十大妖女个个肤白貌美,他们可能是迷惑男人的凶器,也可能是对付外界的利器,也可能是才华横溢,他们造就了历史不凡的传奇。

时间:05-28

四大书院分别是哪几个?

“四大书院”指应天府书院(今河南商丘睢阳南湖畔)、岳麓书院(今湖南长沙岳麓山)、白鹿洞书院(今江西九江庐山)和嵩阳书院(今河南郑州登封嵩山)。

时间:12-11
>

描写心情的句子

描写心情的句子 1、 醉忆中,一世不曾忘地一瞬回眸倾城;泪落时,无言转身地难舍痛心。 2、 曾几何时我以为我找到了我要的幸福,可是当我毫无保留的付出后,才发现原来一直

时间:06-04

赞美春天的句子

赞美春天的句子 1. 春,绝对是一桢浸染着生命之色的画布。新绿、嫩绿、鲜绿、翠绿,满眼的绿色呀,温柔着我们的视线。还有那星星般闪动的一点点红、一点点黄、一点点粉、一

时间:05-10

儿童节祝福语_父母对孩子简短寄语

一、儿童节祝福语 1 、 六一,六一,最好做到六个一:让我们傻一点,嫩一点,笨一点,幼稚一点,可爱一点,开心一点。虽然大龄了,但是快乐无极限,儿童节,祝老小孩们开心

时间:07-03

文艺句子

1、戏子入画、一生天涯。 2、幸福右边、荒芜人烟。 3、把悲伤掩饰得天衣无缝。 4、嘘、我的伤才刚刚睡着。

时间:09-19

《边城》读后感

提到湘西,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想必都是“沈从文”这个名字。虽然凤凰古城的乡风民俗本身极具吸引力,但如果没有沈从文,又有几人会流连这湘西偏远的少数民族地区?湘西的水

时间:05-21

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范文

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范文 一、开题报告怎么写 1、特点 《怎样做开题报告》 开题报告包括综述、关键技术、可行性分析和时间安排等四个方面 。由于开题报告是用文字体现的论文总

时间:05-25
食材
药材
最常识